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

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百科

暗战二十年 一并泯恩仇 红旗拟4.23亿收购互惠

来源:成都商报     阅读次数:15     发布时间:2015-06-10

红旗连锁收购互惠超市的传闻尘埃落定。红旗连锁昨晚发布公告称,拟使用不超过人民币4.23亿元,收购四川省互惠商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互惠超市)及其关联公司的超市业务资产及配套资产。自513停牌的红旗连锁,也将于今日复牌。

  值得注意的是,为完成上市3年开店2100目标,红旗连锁扩张门店的脚步更加多元化。昨日召开的红旗连锁董事会会议还审议通过议案,将采取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募集资金不超过10亿元(含),用于超市门店的新建和升级等。

  涉及388家门店

  预计可实现销售收入近9亿

  公告显示,红旗连锁筹划使用不超过人民币4.23亿元收购互惠超市的超市业务资产及配套资产。

  其中,门店资产主要包括388家、58000多平方米门店及店内设施设备,分布于四川省内的成都市、绵阳市、雅安市、南充市;配送中心资产主要包括67258.47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建筑物、构筑物、地面附着物,及相关设施设备、运输车辆等;另外还有约500亩农庄资产的农田经营权、房屋建筑物、构筑物,以及其他辅助设施和生物资产。

  红旗连锁公告称,本次筹划收购的资金来源拟使用公司超募资金和自有资金。目前,公司对拟收购资产进行了初步估价,预估总价值不超过3.9亿。此次收购支付方式为按资产交割进度分批付款。预计新增门店可实现销售收入近9亿元。

  完善网点布局

  有助于进一步扩大市场占有率

  红旗连锁公告称,通过收购互惠超市相关资产,将有助于完善公司门店网点布局,扩大市场占有率,提升盈利能力和核心竞争力。昨晚,成都商报记者第一时间连线红旗连锁董事长曹世如,她预计收购互惠超市将为红旗连锁带来3000万元的利润增长。

  记者昨日走访红星路二段、藩库街、桂王桥南街看到,原互惠超市部分门店已重整开业,工作都穿着红旗连锁的红色制服。据了解,此次收购一旦完成,现有的互惠超市店招将陆续更名为红旗连锁

  今年3月份,红旗连锁才以2.38亿元收购了红艳超市的超市业务及相关资产,门店迅速增至1700余家。此次收购互惠超市的388家门店及店内设施设备后,红旗连锁的门店规模将超过2000家。对于是否还有其他收购计划,曹世如表示,收购这件事情要谨慎,而且要符合企业自身发展。

  定向募资10亿元

  用于新建超市门店等项目

  昨日召开的红旗连锁董事会会议还审议通过议案,拟采取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募集资金不超过10亿元(含),资金具体用途为:6.6亿元新建超市门店、0.9亿元用于超市门店升级改造、1.4亿元用于社区O2O服务平台建设和运营推广、1.1亿元用于龙泉驿区西河镇及温江区物流配送中心升级建设。

  公告显示,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价格不低于11.80/股,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90%,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8475万股(含),发行对象为不超过10名(含10名)的特定投资者。

  成都商报记者贺华玲

  曹世如如此评价潘世伟:

  能在困境勇敢面对,

  是个负责任的人

  继今年3月份收购红艳超市后,红旗连锁又筹划收购互惠超市。红旗连锁董事长曹世如对于此次收购如何看待?在零售业普遍遇困的大环境下,红旗连锁为何逆势而上?曹世如又如何评价昔日的对手、如今的伙伴———互惠超市创始人潘世伟?昨日晚间,成都商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红旗连锁董事长曹世如。

  成都商报记者:为什么会想到收购互惠超市?看中哪些方面?

  曹世如:收购互惠,给红旗连锁带来的最直接效果是加速发展,有利于红旗网点布局更加完善,加强线上线下融合,更好地向互联网+”企业转型。同时,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创造更多税收。

  收购互惠,起初看来是市场运作、企业发展的需要。互惠有庞大的网络资源,互惠位于大丰的仓储物流中心,地理位置好,辐射能力强,红旗连锁使用好后,将优化配送结构,加大配送力度,能够让消费者购买到更新鲜的商品。

  红旗连锁更是一家有担当的企业,收购看中的不仅是经济效益,更是社会效益。随着收购的推进,红旗连锁深深地感觉收购更是一种社会责任,牵扯到互惠数千名员工、供应商,需要勇气、智慧和胸怀。收购过程中,红旗连锁自身发展稳步有序,再次检验了红旗连锁的资产整合能力和团队凝聚能力。

  成都商报记者:红旗连锁今年以来,并购动作频频,在零售业普遍遇困的大环境下,红旗连锁为何逆势而上?

  曹世如:目前零售业处于大浪淘沙的过程,红旗连锁逆势而上,是在可控的范围内,其决策的基础有可靠的团队、多年的经验,有着自己核心的竞争优势和企业文化。红旗连锁在不断改变自己、超越自己,我们的目标是真正做到互联网+零售企业。我们的网购、社区服务、微信支付等都已启动。

  成都商报记者:从几次的收购中,您认为这些企业没能走长远的原因是什么?红旗与它们形成差距的原因在哪里?

  曹世如:走近这些企业后,发现最大的问题是管理问题。健全的财务制度,每个环节严密的管理,是作为上市公司的红旗连锁与它们最大的差别,红旗连锁随时都可以调出每一笔账,内部管理机制是相互监督的。红旗能做到三无,就是没有呆滞账务,没有积压商品,没有积压问题。

  另外,家族式管理是走不长远的。一个企业要想走长远,必须引进现代管理制度,比如红旗连锁,大的决策都是通过董事会,而董事会的构成有很多专家予以论证。

  成都商报记者:您如何评价潘世伟?

  曹世如:潘世伟在四川率先开便利超市,有独到的眼光,捕捉到了商机。但当互惠形成一定规模后,就显得管理能力较为欠缺。最终企业日渐衰落,但这个时候,他能在困境勇敢面对,是个负责任的人。成都商报记者贺华玲

  曹世如写下的结局

  互惠的门店将得到保留,

  所有互惠的员工,

  只要愿意跟随红旗,

  就绝不会失业

  红旗与互惠,这一对贴身肉搏近20年的老冤家,如今终于握手言和,一笑泯恩仇。

  作为与成都市民生活息息相关,也最为熟悉的两位老朋友,红旗与互惠长期位居成都连锁超市一、二名,两者之间的斗法从未停止。多年以来,成都人见证了这对宿敌的纷争、暗战、纠葛,甚至刀光剑影、悲欢离合。而曹世如与潘世伟,两位成都零售业传奇人物之间的恩怨情仇,也伴随一场即将实施的逾4亿元重大资产收购,就此了结。

  在成都不少地方,红旗的隔壁就是互惠,或者互惠的对门就是红旗。有业内人士认为,这种距离太近的门店,红旗接手整合后估计会直接砍掉。但曹世如近日却向成都商报记者给出了另一个答案———

  第一回合

  初试身手,互惠胜出

  其实许多人并不知道,互惠超市顶着四川首家的光环。早在19944月,原本做自行车生意的潘世伟,因为在棕北小区的家附近买东西不方便而突发奇想,干脆在小区开办了第一家互惠超市,这也是四川第一家自选超市,轰动一时。

  多年以后,互惠董事长潘世伟在一次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承认,第一家门店原本预计亏两年,没想到开业当天销售额达4万元,第一个月就完全实现了盈利。一切顺理成章,潘世伟半年内又开了第二家互惠超市,到1995年已经开出12家分店。

  彼时,曹世如仍在老牌国营红旗商场上班,担任商场批发分公司经理。1996年,在落后互惠两年多后,曹世如带领的红旗商场批发分公司终于在梁家巷开设出第一家红旗直销批发商场———这就是红旗连锁的雏形。其商品价格便宜、质量放心,加上国营老字号的影响力,一时大受市场欢迎。当年,曹世如就一口气开出了8家分店。

  不过在选址上,因为担心红旗商场的反对,曹世如特意避开了黄金地段,而把超市开在离市中心较远的社区里、工厂旁。随后4年,曹世如陆续在成都开了30多家分店,但与互惠超市大多选在市中心相比,红旗超市当时明显落于下风。

  第二回合

  红旗改制,平分秋色

  2000年,曹世如带领红旗商场批发分公司改制,背负1000多万元债务与红旗商场脱钩,创立成都红旗连锁有限公司,此后明显加快了扩张步伐。

  不过,由于改制初期资金短缺,红旗连锁一度采用了加盟方式,最多时达到200多家。但加盟店的管理也带来了许多麻烦,当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红旗连锁果断出手,悉数收回甚至关掉了这些加盟店。

  与此同时,红旗连锁与老东家红旗商场的矛盾,也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候。比如,二者的红旗商标之争已持续数年。到2005年初,红旗商场由于经营不善已经负债8000多万,濒临破产。

  20053月,红旗商场300余名持股职工中,有100多人将股权委托给曹世如行使,加上曹另行收购的部分股权,在短时间内曹世如掌握了红旗商场超过1/3的股份。最终,曹世如得以重组红旗商场。在纳入红旗商场后,红旗连锁开始与互惠超市在成都市场分庭抗礼。

  彼时的互惠扩张以连续开设直营店为主,偶尔伴随少量并购,巩固自己的领头羊地位。2005年底,互惠超市收购了成商集团下属的30余家便利店,交易完成后直营门店突破了600家,迎来了一个发展高峰。

  第三回合

  红旗上市VS互惠衰落

  时间进入2009年,红旗连锁的快速发展已经引起各路资本关注。但曹世如并不感冒,当时红旗连锁每月有上千万元盈利,她不明白为何要上市,上市有什么好处。

  不过,当曹世如明白一家企业要大发展还是应该借助资本的力量之后,她接受了上市的建议。201069,红旗连锁公司整体变更为成都红旗连锁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是红旗连锁发展的又一个重大节点,也是红旗、互惠两家的分水岭。长期关注红旗、互惠的四川省连锁商业协会会长冉立春告诉成都商报记者,2010年是中国零售行业转型的一个重要契机,红旗恰好抓住了这个机会。

  反观互惠,当年互惠最辉煌时超过1000家门店,有不少战略投资者都希望与其合作。我本人也曾经给互惠牵过线,但全都被拒绝。冉立春说,潘世伟的看法是,互惠上市干什么?一上市盯我的人更多了。有消息称,潘世伟前后至少拒绝了超过十家资本抛来的橄榄枝。而多年来,互惠的公司治理结构也未作出大的改变,其家族企业的管理模式,长期为人诟病。特别是后来潘世伟的主要精力转做其他事情,将互惠交给家族其他人打理,导致问题越来越多。

  红旗连锁虽然在此期间经历过上市暂停的计划,但等到201295,红旗连锁终于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挂牌上市,成为中国便利连锁第一股

  有了资本助力,红旗24小时店、红旗快捷店、社区O2O服务站等业态相继推出。彼时,互惠已经暴露出成本上升、利润下滑、扩张受阻等问题,到2014年更是陷入经营困境。

  第四回合

  并购互惠,潘世伟说再见

  随着另一家本土连锁超市舞东风的快速崛起,互惠这个昔日的成都老二,渐渐被拥有700多家门店的舞东风赶超。

  值得一提的是,在互惠超市的危机今年初爆发后,其首先想到的拯救对象并不是红旗,而是舞东风。327,潘世伟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引入战略投资者,虽然并没有透露战略投资者是谁,但出席发布会的成都商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证实,这个战略投资者其实就是舞东风。直到这个时候,互惠仍不愿意与老冤家红旗合作。

  但互惠与舞东风的战略合作计划,因种种原因胎死腹中。当前往互惠总部要债的供应商越来越多的时候,当一家家互惠超市门店渐次关门的时候,潘世伟已经没有选择,能够出手拯救互惠的只剩下红旗。

  冉立春承认,他起初也没想到两家真能走到一起。多年来,红旗与互惠在管理方式、企业文化等方面存在巨大差异,而且两家的店铺重叠性也非常高。冉立春认为,这种距离太近的门店,红旗接手整合后估计会直接砍掉。但曹世如近日却向成都商报记者给出了另一个答案:互惠的门店将得到保留,所有互惠的员工,只要愿意跟随红旗,就绝不会失业。

  在将互惠转手之后,一代商超大佬潘世伟也到了告别这个舞台的时候。尽管潘世伟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请求,但其不得不承认,将互惠交到红旗手中,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了。